">
您当前位置:澳门新葡亰总站 > 娱乐 >  行业动态
单位面积产量最大水产品——美国牛蛙
所属栏目:行业动态 发布时间:2012-10-04 浏览次数:4979次
 

1980年前后,台湾养殖的美国牛蛙售价曾高达240元,十年后却只剩24元,牛蛙养殖可以说是大起大落的行业,曾经风光一时,如今大约仅存60余家养殖场。牛蛙是单位面积产量最大的物种,2分地就可生产8万台斤。

/ 郑石勤

一般人通称的蛙类包括青蛙和蟾蜍,在分类上属于两栖纲,无尾目。蛙类通常将卵产在水里或水边,幼体(蝌蚪)在水中发育并用鳃呼吸,成体则用肺呼吸并可以在陆地活动。从蝌蚪转变为成体的过程称为变态。蝌蚪在发育中期先长出后腿,前肢则在蝌蚪期末期才会成型,而且一直藏在胸前的透明袋中,等到接近变态的时候才会伸出来。它们利用伸出的前肢挡住用鳃呼吸时的出水孔,使刚变态的小蛙自然而然地放弃鳃呼吸,完全改用肺及皮肤呼吸。

最大型的食用蛙——牛蛙

美国牛蛙因叫声如牛而得名,体型大且具有强烈的领域性,常坐在池边浅水区域或浮在水面鸣叫。自北美引进的美国牛蛙,在生产与销售上,与本土牛蛙各有各的管道,彼此并无交集,经营美国牛蛙的贩商就专职做美国牛蛙的买卖,不会兼营本土牛蛙。

 

美国牛蛙学名Rana catesbeiana Shaw, 1802),英文俗称American Bullfrog。在分类上为动物界Animalia,脊索动物门Chordata,两栖纲Amphibia,无尾目Anura,蛙科Ranidae,蛙属Rana。美国牛蛙是北美的最大的蛙之一,可以长9-15公分长,一般重约500-750公克,最大可超过1公斤。生长的最适温度是23-28℃,冬季当温度降到10℃左右时会开始冬眠。美国牛蛙的寿命通常有15年,雌蛙体型一般都要比雄蛙大。

它们的皮肤为黑褐色、深绿,加上黑色的斑点,腹部是黄色或白色的。在春天雄性和雌性会在水中进行交配,雌性每次产卵约12,000粒,卵径长约1.2-1.5mm,成片漂浮在水面上。美国牛蛙蝌蚪,全长可达15cm,背部及尾部有许多黑斑,像其他的蛙一样蝌蚪出卵后,渐渐尾巴消失,最后改用肺而不再用腮呼吸。美国牛蛙使用它的皮肤、颊洞和肺呼吸,其中皮肤上的气体交换是非常重要的。在所有两栖动物里,美国牛蛙的叫声是非常响亮,特别是雄性在交配期间发出的声音,往往能传到几公里之外。美国牛蛙以无脊椎动物、小鱼和其他的小蛙为食,有时也会吃水鸟的幼雏,体型较大的牛蛙甚至会捕食蛇、鼠、龟等。

牛蛙如何分辨公母呢?陈国文说,“看下巴,下巴颜色比较黄,母蛙下巴颜色较深。”

1970年代开始发展

原产于北美洲的美国牛蛙早在1917年就已引进日本,并于1924年自日本移植500只幼蛙到台湾,经饲养繁殖分配到民间奖励饲养,以改善当时贫困的农村经济,但因对牛蛙养殖技术不熟稔,结果成绩不良,未能推广成功。至1969年,水试所利用鱼苗饲养,而且发现鸡粪滋生的蛆也可利用作为牛蛙食饵,后来又以低价下杂鱼和动物废弃物腐败生蛆来饲养牛蛙,使饲料问题获进一步改善,突破了牛蛙养殖技术。

1971年云林县西螺镇东兴里的林友智兄弟,在西锣镇农会技术合作办牛蛙饲养场,养殖牛蛙,获得成功,当时饲养牛蛙建议种植竹藤、葡萄等作物协助遮阴,并加盖胶网。随后不久,有民间企业大量自美国引进牛蛙到国内市场,做为家庭副业或专业养殖。后来各界在蛙池环境、繁殖技术、疾病防治、饲养管理以及专用浮性配合饲料的研发方面不断改进,使得台湾牛蛙养殖事业突飞猛进,养殖主要集中在屏东盐埔、九如、内埔等乡镇。

业者表示,在1970年代末期,牛蛙是一个全新的养殖品种,刚开始只有十几户牛蛙养殖户,总养殖面积也只有2公顷多,大家都是毫无头绪的摸索养殖技术及经验。从事养蛙二十多年的陈国文表示,刚入行时,想要学习养蛙技术却到处碰壁,没有地方可以学,养蛙场大门紧闭,谢绝参观,只能自己独自摸索。

第一包牛蛙人工配合饲料在1983年上市,牛蛙饲料使养殖牛蛙的产能提高了100倍。养殖牛蛙使用的是浮性饲料,粒状饲料浮在水面上,牛蛙看到以为是昆虫,会自然地去啄食。以前以下杂鱼喂养,要冰储、搬运、搅碎、喂食,不只工作量大,耗费体力,牛蛙成长也比吃饲料的慢。

 

大起又大落

台湾养殖牛蛙价格曾经大起大落,在1979年前后,一台斤牛蛙售价曾经高达台币240元,随后逐渐下滑,1982年时大约还有160元的水平,到1997年时跌到只剩24元还没人要,而当时的饲养成本一斤就要30元。不堪亏损的蛙农纷纷转行。陈国文在当时就是因为场里的牛蛙卖不出去,才决定自己销售,如今,他已是台湾少数几家拥有屠宰加工外销管道的蛙农,每年经手的数量约在100万台斤(600吨)。

陈国文表示,牛蛙外销规格在4两(150克)以上就可出售,行情大约在台币70-120元之间,有淡旺季之分,8月至3月是生产旺季,因生产数量多,所以售价较低。

现阶段台湾外销牛蛙只能做活体,屠宰加工的市场都掌握在中国大陆手中,因为对岸的生产成本较低,台湾在这方面无竞争能力,但是中国大陆属于霍乱疫区,不能外销活体,所以新加坡、美国等有华人地区的活牛蛙市场多半仍由台湾出货。

大陆内地的消费市场缺货时也会向台湾采购,业者透过厦金“小三通”航线运输牛蛙活体到对岸。第一批10余吨牛蛙由台湾籍渔船“锦龙六号”在20106月顺利抵达福建厦门大嶝台轮码头,这也是两岸首次通过厦金“小三通”航线运输活体食品。“外销牛蛙通常是以20尺货柜装运,每个货柜可容纳1万台斤(6吨)。”陈国文表示。

据业者非正式统计,目前台湾大约有60个美国牛蛙养殖场,年产约500万台斤(3,000吨),内外销各占50%比例,2011年的官方牛蛙年产量统计是975吨,外销量1,349吨。

屠宰取肉率50%

目前在屏东地区养殖美国牛蛙苗多为自场繁殖,养殖场会留下体型较大的成蛙作为来年繁殖用,繁殖期为2-9月,5-6月为极盛期,种蛙宜选用第一、二次产卵的新种蛙,以提高受精率,年龄大的老蛙虽然体型大,产卵数也可维持12,000粒以上,但受精率低,不敷经济效益。产卵用种蛙依雄一雌三比例饲养鱼产卵池中,产卵期间,雌蛙将卵产于水中,雄蛙随即射精于卵上行体外受精。

产卵后,用容器收集受精卵移入孵化池,操作过程需动作轻柔,避免伤害卵块,也不能将卵块上下颠倒,以免降低孵化率。孵化后5-7天,蝌蚪开始摄食水中藻类及微小动物性饵料。孵化后10多天开始摄食动物性饵料,目前业者多以粉状鳗料和水揉成块状投喂给蝌蚪食用,以维持水质。

蝌蚪孵化后2-3个月可变态成幼蛙,不过度密饲的牛蛙可在4个月后达到屠宰加工上市的4两(150克)体型,养到10两(375克)活体外销规格大约需要9个月。

养殖牛蛙在蜕变时期的死亡率极高,也就是由鳃转为肺呼吸的阶段,大约是孵化后100天左右。蝌蚪蜕变成青蛙后,就要开始教料,先以小颗粒的浮料喂食。变态后1个月要做分级饲养,以避免牛蛙残食。从蝌蚪算起,一般育成率大约在2-5成。

陈国文有2个牛蛙场,其中一场6分地,年产2批可达25万台斤,他的场养殖后期,一个月就要吃掉2百万元的饲料。“国内养殖美国牛蛙的放养密度通常一坪200-300只(56-83/平方米),比较密饲的会放到350只(97/平方米)。牛蛙是单位面积产量最高的养殖物种,2分地可年产8万台斤(48吨)以上,换算一平方米可生产24公斤。”

牛蛙的饲料换肉率大约是1,也就1公斤饲料换1公斤牛蛙,130公斤饲料大概可换得50台斤的牛蛙。牛蛙换肉率高的原因,来自于小牛蛙的残食以及长时间取食养殖池中的有机物,正常的换肉率约在0.8-0.85之间。

除了投喂牛蛙专用饲料以外,也有许多业者采用鲈鱼料当作牛蛙饲料。生产成本如以最好的成绩计算,一台斤的饲养成本也要40元左右,目前池边收购价约60元上下,利润并非特别好,但是这两年外销情况尚稳定,甚至有时产量跟不上来。目前鲈鱼级的饲料已从大约NTD40/公斤的价位,调涨为NTD43/公斤,养殖成本也会明显提高。

美国牛蛙经屠宰加工去头、剥皮及去内脏后的取肉率约50%,屠宰加工与活体的饲料成本相差了一倍。

大陆牛蛙年产10万吨以上

中国大陆1959年从古巴、日本等国引进牛蛙,但在前20年的时间里,发展速度缓慢,是在1980年代才有了长足的进步,真正进入市场仅是80年代末、90年代初。牛蛙原产北纬30-37度,相当于杭州到济南。主产区在美国的南卡罗来纳州,相当于江苏省,在大北方地区不适应发展。

大陆牛蛙养殖主要集中在江西、湖北、湖南、浙江、福建、广东、海南等地,华北地区只有零星养殖。长久以来,大陆牛蛙市场价格高低不一,波动频繁,一年中可从人民币3/市斤涨至30/市斤,甚至相隔短短一天价格可以相差50%,一周内价格可能翻倍。

福建、广东近年还开发出箱网养殖牛蛙技术,广州市番禺区榄核镇梁汝仔参考了福建的做法,开了6亩塘,安顿了38个网箱,每个网箱长22米、宽4.5米,蛙池用尼龙网围着,每个池投放14,00016,000只牛蛙,每平方米放养150只左右。今年亩产5,000斤(3.75公斤/平方米),按照目前收购价每市斤人民币9.4元,成本每市斤人民币5元。

大陆养殖牛蛙产量庞大,也存在着卫生问题,即霍乱弧菌。近年浙江、福建、江西、湖南、天津、苏州、上海等地的养殖场及供销市场经调查都发现有霍路乱弧菌污染。由于中国大陆仍是霍乱疫区,因此不能出口牛蛙活体,只能输出屠宰加工品。

目前大陆牛蛙饲料年需求量在10万吨左右。各地由于养殖环境和技术差异,饵料系数在0.8-1.2,以此推算大陆牛蛙年产量在10余万吨水平。大陆牛蛙最大产地在潮汕地区,约占总产量的七成左右,尤其以汕头市澄海区最为集中。浙江省东部临海市也有牛蛙养殖户500余户,养殖面积超过2,000亩,主要集中在该市桃渚镇。大陆内销市场难以估量,还出口到中亚、欧美、日韩、俄罗斯等国家。

致谢

本文承蒙蛙农陈国文接受访谈,杨懿如教授提供资料,以及祥圃企业蔡旻宏的交通协助,特此致谢!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